阅读历史 |

甲卷 蓼花繁 第三十一节 巧取为己(为水中客盟主加更!)(1 / 2)

加入书签

等到尹衡二人离开,议事堂里只剩下陈氏父子。

陈尚雄才沉声问道:“父亲,你什么意思,真要把诡狼给陈淮生其他不说,但元丹我一定要,我修行仙道无望,但有了诡狼元丹,武道上却能有望圆满,不敢和那些炼气士比,但这先天道种里边,罗汉堡那些人就别想压我们一头了。”

事实上在镇村一级里边,地方精英的中坚力量仍然是以道种为主。

毕竟这炼气修士也好,筑基修士也好,距离寻常人太远了一些,像元宝寨都二十年没有入道炼气的了,更别说什么筑基者了。

真正能够带领凡人们和周围势力抗衡,或者猎捕妖兽的,开辟灵田挖掘灵矿的,打点联络官府的,还得是回乡的这些道种们。

道种之间也是有差异的,先天道种就要比那些未曾觉醒灵根仅仅有道骨的后天道种强。

同样先天道种要想让自己体内灵力焕发壮大,除了入道修仙是破境鱼跃化龙外,就只能在现有的窠臼内做到极致了。

“我知道!”陈崇元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谁都知道元丹的价值,要不尹衡也不会这般计较。”

“那父亲还犹豫什么陈淮生那边我去说,什么散修仙师让他回来潜修,真要有出息,能回咱们这旮旯里来不过是些面子话罢了,谁信他一个落魄回来的道种,只要老实听话,为陈氏出力,我们也不会亏待他。”

陈尚雄蛮横地叉腰就要往外走,话语也是斩钉截铁。

“诡狼元丹我要定了,其他都给他,尹家那边,不行就给他们一张狼皮得了,我就不信他们敢和我们翻脸!狼肉狼尾归陈淮生,……”

“站住!”陈崇元又气又怒。

儿大不由爹,这个儿子现在是被那诡狼元丹冲昏了头,一门心思要得那元丹了,其他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
看着儿子犟着脖子站在那里的模样,陈崇元也是一阵疲惫。

“你觉得你就能压服陈淮生就认定他背后没人好,就算是他真的是在外边混不下去了,找个托辞回来,可你怎么知道他手里还没有那等斩杀诡狼的神符如果他手里还有,却不肯退让,你打算怎样和他性命相搏”

连续几问,问得陈尚雄张口结舌,无言以对。

“那爹你什么意思”陈尚雄脸红脖子粗地噎了半晌,才心有不甘地道。

“什么意思,跟着学这点儿,你也老大不小了,爹还能干几年”陈崇元恨恨地道:“先看看,找人去摸摸陈淮生的底,他原来总还是与几个亲近的亲戚不是旁敲侧击打探一下,总能问出来点儿什么,……”

“可如果问不出来什么呢”陈尚雄迟疑了一下,“我记得陈淮生原来挺老实单纯的人,但这一次回来,觉得变化很大啊,嘴巴一点儿都不饶人,……”

“问不出来,就说明肯定有问题,也好,就顺水推舟说尹家死了两个人,一定要诡狼元丹,我们拗不过,看他怎么说。”陈崇元淡淡地道。

“顺带说说,现在要大局为重,这罗汉堡那边和咱们不对付,冲突不断,还有那秘银矿的事儿,都可以透露给他知道,我就不信他一个未入道的角色,还能有多么大的能耐,实在不行,就和尹家那边说,元丹的事情,我们允了,让他们自己去取,……”

“啊”陈尚雄一愣之后随即回过神来,“万一尹家拿到了,……”

“拿到了又如何尹家现在还剩几个能打的道种”陈崇元阴冷的目光如蛇信一般。

“我琢磨着陈淮生身上恐怕没那么简单,起码还能有几张神符,否则他能有那么大方,一次性就把三张压箱底的神符全给用了尹家要取硬要,没准儿要吃个大亏也不一定,到时候我们再出面打圆场,不就把主导权拿到我们手上来了么”

不得不说自己老爹考虑更为周全老到,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,而且也有了应对之策。

陈尚雄盘算了一阵,还是觉得自己老爹的做法更妥帖,“那陈淮生那边,我们派人取打听,静观其变”

“唔,你这般……”陈崇元耳语几句,陈尚雄连连点头。

陈淮生从议事堂一离开,并没有像陈崇元他们想的那样先回家中,而是直接去了陈道生那里。

不出所料,陈道生和另外一个后生两人已经抬着两百斤重的诡狼,正在寨子里展示着这具猎获,已然引起了轰动。

实在是诡狼给元宝寨带来太大的伤害和威胁了。

上个月在摩天坪上死了几个,弄得摩天坪上不少人跑了下来,这两天又冒出来一条诡狼,今日又给寨中造成了巨大伤亡。

现在大家看到这头凶恶的诡狼终于被杀死了,都忍不住扬眉吐气,要来参观一番了。

见到陈淮生到来,陈道生忍不住眉飞色舞地喊了起来:“看看,这就是咱们陈家的陈淮生,这头诡狼就是被他一己之力斩杀的,所以大家伙儿不用担心,就算是再来,淮生也一样能让它有来无回,大家尽管放心好了,……”

面对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